“自拍文化”的崛起 给奢侈品添上令人垂涎的光环

利来国际最给力的老牌

2018-10-10

  奢侈品作为可感知排他性的一种传播载体,给人带来归属感的同时,还满足了能从人群中脱颖而出的愿望。

人们对同时具有这两种“区分”能力的奢侈品需求之大,在社会新创财富的挟持下更是明显:新富裕阶层希望借此表明获得不久的社会地位,所以你能看到如今新兴市场消费者驱动了大多数奢侈品的消费。

  从上世纪的美国和日本经济崛起,到今日中国的市场繁荣,无不如此。 经济不断发展,富裕阶层的资产膨胀,工薪阶层的收入上涨,让人们有可能为奢侈品沉迷。

  这当然没什么新鲜的。

但新一波的市场需求正在膨胀。 社交媒体与“自拍文化”两者的爆炸性组合,使得过往相对不为人知的事情,如今人人皆知。 每天都有数百万人在网络上公开展示自己的“美好生活”,人类渴望脱颖而出的愿望似乎从来没有这么强烈。

努力寻找各种方法希望脱颖而出的人,数量也呈指数倍上升,而展示自身拥有的奢侈品,也是方法之一。

  虽然谁都想鹤立鸡群,但社会经济的金字塔也不是谁都爬得高。 如果你距离某个等级差的不是一点半点,又要如何展示一种值得发布Instagram的生活方式呢  人类渴望脱颖而出的愿望似乎从来没有这么强烈。 就这个问题,起到推动力量还包括其它趋势和潮流。

经济上看,我们见证了更廉价的消费手段的崛起,尤其是在比如食品零售、飞行航程等领域。

消费者可以在他们不太在乎的领域把钱省出来,比如不大可能出现在Instagram上的日用杂货,将资源集中到他们真正在乎的方面。 比如,自拍的话,自然是要身穿最新热门设计师时装,在高档水疗目的地闭目养神,当然了,去水疗胜地所搭乘的廉价航空飞机自然是不会出现在自拍之中。   共享经济的崛起也是奢侈品行业的另一股推动力。

优步(Uber)等同类产品无处不在,消费者在汽车等大件商品的花费正变得越来越少。 与从前相比,他们手头可支配的美元自然更多,似乎就更可以负担得起奢侈品了。

  更广范围内的人口变化,也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人们结婚的时间越来越迟,这种现象在全球都不鲜见,更是随着经济成熟日益普遍。

年轻人要买得起自己第一套房,要比过去等上更长时间,同时也有更多人选择继续住在父母家里。

这都增加了人们如今的可支配收入,奢侈品因此触及到更广受众。   过去女性因为贫困才求“糖爹”包养,如今则更多是因为虚荣。

但那些没办法“啃老”的年轻人呢他们想要脱颖而出的愿望同样很强烈,又要怎么负担得起承载这些欲望的物质  有些人的解决之道,就是首先满足其他人的欲望。 正如英国广播公司(BBC)的一篇详细报道,目前有越来越多的肯尼亚女性向年长的富裕男性“寻求帮助”,希望以此换取自己能在社交媒体骄傲展示的生活方式。 结果就是,过去女性因为贫困才求“糖爹”包养,如今则更多是因为爱慕虚荣。   总的来说,“暴露癖”和个人主义早已充分融入全球当代文化精神,进一步得到了社交媒体强化。 无论人们如何看待这些趋势,对明显可查的贫富不均有何感受,投资者应该不难到:奢侈品行业的基本面几乎并没有增强,尤其是在“千禧一代”中间。   Thisismanifestingitselfinnewproductcategories,openingahigh-endmarketatunprecedentedpricepointsforhigh-marginluxuryeakers,,investorshavemuchtocelebrate—atleast,untilthenextrevolution.  这一点在新的产品类别收益上更是明显,高利润的奢华球鞋、T恤和卫衣以前所未有的高价开辟了一个高端市场。 确切地说,投资者至少在下一波变革之前,还是有很多值得庆祝的。